您好,欢迎来到湖南红色文化研究院!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繁體中文  |
新闻搜索  
 
最新文章  
1  热点辨析:中国的发展是世界的机
2  为开创强军事业新局面提供坚强政
3  新四军如何汇成“一道抗日铁流”
4  天地能知忠烈心——武胡景
5  这个湖南人曾任省委书记,被捕入
6  全国“双百”英烈谱——彭雪枫
7  从革命先辈的“绰号”看党的优良
8  万里:靠“开小灶”,创造不出真
9  毛泽东一生指挥的战役中哪场是“
10  “必须同党中央保持政治上的一致
主题排行  
 李崎:努力探索红色社团发展之路 135240次
 毛泽东:面对困难要敢斗敢胜 117826次
 三首《咏梅》 三种境 89105次
 湖南桃源挖掘党史资源打造红色文 86029次
 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 83468次
 党的哪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国外召 80028次
 读新版《马·恩·列画传》 78825次
 党史知识大讲堂第三讲:抗日战争 72050次
 郑义:红色组织力 63521次
 绿色湖南建设纲要 53359次
红色评论
缅怀先烈,不忘初心——记红四方面军无线电侦察工作创始人蔡威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hnhswhyjy 发布时间:2017-12-29 阅读:162次 【字体:

今年10月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我们纪念长征,最根本的是学习长征精神,继承红军传统,坚定理想信念。我不是党史军史研究工作者,没有条件去查阅大量历史档案资料,我将根据父辈讲的、先辈们的回忆文章以及我查阅到的一些资料,尽可能地实事求是地反映那段艰苦岁月,学习先烈的精神、品德和情怀。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多次强调共产党员要不忘初心。我们共产党的初心是什么? 听完我今天讲的故事,相信大家会有自己的答案。
1985年8月20日,六位鬓角斑白的老战友聚到一起,神情凝重但又充满着兴奋和激动,他们仔细翻阅由总参三部原副部长马文波同志带回的一份调查报告,认真听他讲述,不时有人提出问题,引起大家的讨论;又不时有人发出叹惜和感慨!经过长时间反复研究核实,他们一致认定,没错,是他,那应该就是他的家,他的后人,不会错的。他们积压在心头多年的心结终于打开了,一阵爽朗地大笑之后,他们立即联名给当时的国家主席李先念和军委副主席徐向前元帅写信,信中建议给这个人在《中国名人辞典》立传,请政府有关部门为其后裔发送烈属证明和按规定予以抚恤,并附上了调查报告。这六位老同志都是谁呢?他们是中顾委委员、原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宋侃夫,中顾委委员、原国家邮电部部长王子纲,中顾委委员、原乌鲁木齐军区司令员肖全夫,原总参三部政治委员陈福初,原总参三部副部长马文波,原总参三部副部长李永悌。这些红军老战士,都是原红四方面军无线电通信和技术侦察工作的创始人或开创时期的亲历者。那么他们信中说的那个人又是谁呢,是谁让他们这些老同志几十年来这样牵肠挂肚?这个人就是他们红军时期的亲密战友,无名英雄蔡威。
   蔡威这个名字,不仅现在鲜为人知,就是当年在红军队伍中,知道的人也不多。他是红四方面军通信和无线电技术侦察工作的创始人之一,在利用无线电手段对敌进行技术侦察和密码破译方面成绩卓著,是红军中知名的破译专家之一。对红四方面军巩固发展川陜革命根据地以及红军长征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1936年9月23日长征途中在甘肃岷县朱尔坪镇病逝,年仅29岁。因为他牺牲较早,他所开创和从事的工作又是极其重要、极其秘密,所以他的名字和事迹除他的同事和极少数高级领导外很少有人知道,以致解放后很长时间没有人知道他家的确切情况,他的烈士身份也一直没有得到确认。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也是蔡威同志逝世80周年,让我们一起缅怀先烈,重温一个共产党员的初心。
   我的父亲陈福初1930年参加革命,1931年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并转为中共党员,是红四方面军无线电技术侦察工作开创时期的参加者和亲历者,从1932年7月调到无线电台,到1936年9月蔡威同志病逝,一直跟蔡威同志在一起。他们从鄂豫皖到川陜,从强渡嘉陵江到三过雪山草地,曾一起战斗、一起工作、一起生活,一起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一起走过那段最艰难的历程。是蔡威同志教会了父亲技术侦察工作的技术和工作方法,他的革命精神、工作作风和崇高品德一直深深感染着我父亲,对父亲的一生有着重大影响。他既是父亲的好领导,又是父亲的良师和益友。
一、没有硝烟的战争
    讲这个问题前,先简要介绍一下我军无线电技术侦察工作的建立和发展。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党中央就高度重视无线电技术工作和技术人才的培养,在周恩来同志的领导下,通过送苏联学习、在上海中央特科办无线电培训班,培养了一批无线电技术人才。这些人以后陆续到各根据地,成为我军无线电通信和技术侦察工作的骨干。
我军无线电技术侦察工作的实际开展起源于红一方面军。1930年12月30日红一方面军在第一次反围剿作战取得了龙岗大捷,活捉敌前线总指挥张辉瓒,并缴获无线电台一部(发报机被毁坏,收报机完整)。报务员王诤、刘寅等参加了红军。后来红军又缴获了一部电台。于1931年1月6日在小布架设起第一部无线电台,组建了红军第一个无线电队,王诤任队长,冯文彬任政委。此时红军中仅有的一部半电台还不能进行无线电通信联络,于是利用电台抄收国民党中央社的新闻,供总部首长参阅。同时相机侦听当面敌军的通信情况,从敌军通话中获得敌军驻地、番号、行止时间等有关情报。这些情况引起毛泽东、朱德等首长的极大重视和关注,从此诞生中国革命战争中的无线电技术侦察工作。1931年5月15日我侦察台侦获国民党军公秉藩的第28师师部与其吉安留守处电台的明语谈话,师部:“我们现驻富田,明晨出发”,问:“到哪里去?”答:“东固”(红一方面军总部驻地),朱、毛得到消息后,立即调整部署,设伏待机,一举全歼敌第28师及47师一部,取得了第二次反围剿的初战胜利,这是红军利用无线电侦察情报打的第一个胜仗。1932年10月在福建建宁成立红一方面军总司令部二局,即我军的第一个执行无线电技术侦察任务的职能部门,曾希圣任局长。同年11月16日曾希圣和报务员曹祥仁一起,经过不懈努力,首次破译了国民党军队吉鸿昌部的电报密码,之后又连续破译了多个国民党军队密码。从此我军无线电技术侦察工作步入一个侦察和破译相结合获取敌军核心情报的崭新阶段。1934年1月中革军委二局与红一方面军司令部二局合并,统归中革军委指挥,称中革军委二局(简称军委二局),局长曾希圣、副局长钱壮飞。
   红二方面军的无线电技术侦察工作起源于1932年肖克从中央苏区带来的一部50瓦电台,成立了湘赣军区无线电队。电台在每天完成通信联络任务之余,也抄收当日新闻,同时侦听国民党湘军电台之间的谈话,从中获取一些情报。1933年6月中央派(和)任弼时到湘赣苏区任省委书记兼湘赣军区政治委员,从中央苏区带来一部5瓦电台,并着手组建无线电技术侦察工作。任弼时运用红一方面军无线电技术侦察工作的经验,要求两部电台在完成通信联络任务之后,余下的全部时间用于侦收敌军电报,并亲自进行密码破译。不久又调军区无线电训练班教员王永浚专门从事密码破译工作,很快破译了湘军通用的主要密码——“西密”。到1934年8月湘赣军区周围敌军的密码大部已破译,军区对周边的敌情掌握的相当清楚。
   红四方面军于1931年3、4月间,开办了有线电和无线电训练班。同年11月中央派宋侃夫、徐以新、王子纲、蔡威等同志从上海到达鄂豫皖苏区,开始筹建无线电台。 1931年12月红四方面军在第三次反围剿中打下黄安(现为红安)县,消灭国民党军六十九师,活捉师长赵冠英,缴获一部完好的无线电台。1932年2月在河南新集钟家畈建立了红四方面军第一个无线电台,开通了与中央苏区和湘鄂西苏区的通信联络,并利用修复的收报机抄收新闻,供方面军首长参阅。之后,又建立了第二个无线电台。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在反第四次围剿作战中被迫向平汉铁路以西作战略转移,12月到达四川北部并建立川陜革命根据地。为了站稳脚跟,配合红军作战,红四方面军的两部电台除保证通信外,还积极侦听敌军电台谈话,并着手研究破译敌军密码,于1933年3月首次破译了川军田颂尧部密码。此后以蔡威为台长的无线电二台便以主要精力从事无线电技术侦察工作,破译了四川各路军阀的主要通信密码,在川陜根据地反三路围攻和反六路围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35年10月以二台为基础成立了红四方面军二局,蔡威任局长。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在陜北胜利会师,同年12月三个方面军的无线电技术侦察力量合并成立统一的中革军委二局,局长曾希圣,副局长罗舜初。从此,我军的无线电技术侦察工作就在中央军委和毛主席的直接领导下开始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历程。
综上所述,我军的无线电技术侦察工作是革命战争的产物,是在革命战争中产生并发展壮大的。
1. 红军中的菩萨
   1931年11月党中央派宋侃夫、王子纲、蔡威、徐以新等四位同志从上海到达鄂豫皖苏区开展无线电通信工作。 1932年2月在河南新集钟家畈建立了红四方面军第一个无线电台,首次开通了与中央苏区和湘鄂西苏区的通信联络。此后,他们一边保持与中央苏区及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通信联络,一边利用缴获的收报机抄收新闻,并尝试收听敌军电台,提供情况供方面军首长参阅。
   1932年12月红四方面军经过西征到达四川省北部,利用四川军阀混战的有利时机,占领并创建了川陜革命根据地。蒋介石大为震惊,四川军阀也异常恐慌。1933年2月蒋介石任命四川军阀田颂尧为督办,纠集了38个团,后增至45个团,对红四方面军发动三路围攻,妄图趁红军立足未稳,一举把红军歼灭。红四方面军当时参加西征到川陜的部队只有4个师(10、11、12师和73师),12个团,1万多人。刚到四川,根据地还不稳固,人民群众还没有充分发动起来,对四川军阀情况了解不多,怎么办?仗该怎么打?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尽快摸清敌军情况就成为方面军指挥员的当务之急。当时红四方面军已有两部完整电台,一台(亦称后方台)由宋侃夫、王子纲同志负责,侧重保障对中央和各苏区的通信联络,也担负侦听任务;二台(亦称前方台)由蔡威同志负责,侧重无线电技术侦察,也担负通信任务。我父亲就跟蔡威同志在二台工作。
   这时蔡威领导的无线电二台已把工作重心从通信转移到对敌无线电侦察上,他率领全台利用一切手段开展对敌军电台侦察。从敌军电报的报头报尾及通联关系上判断敌军的级别和指挥关系,从侦听敌电台明语谈话掌握敌军驻地、部署、行军路线、宿营地点等情报。当时无线电二台配属前方作战,情报直接提供给在前方指挥作战的方面军副总指挥王树声同志,这些情报对他了解敌人动向和指挥作战帮助很大,但他还不满足,曾对蔡威讲,这些情报很好,但你们能不能搞到敌军的核心情报,如作战计划、命令?蔡威同志听完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其实在蔡威同志心里早就在琢磨这件事。当时敌军无线电通信报头报尾一般用明语,但作战命令等核心内容全部是密码,要知道敌人的作战命令、作战计划,谈何容易,破译敌军密码就成为当务之急,这时蔡威同志已经着手破译密码工作。破密当时一没经验、二无资料,他和宋侃夫、王子纲及无线电台同志一起,一是大量抄收电报,反复研究统计、对比、猜剥,从单个字,重复字入手,不断摸索积累,查找规律,二是,通过审问俘虏了解川军的内部情况,如部队编成,指挥程序,主官姓名及特点等,三是通过各种途径广泛搜集四川的人文地理,风土人情等情况资料,甚至学习四川的方言俚语,这些对破解敌人密码都很有帮助。经过三个多月的努力,蔡威同志终于破开了田颂尧军队使用的密码《通密》,实现了技术侦察工作的重大突破,开创了红四方面军无线电侦察与破译密码相结合获取情报的先河,同时摸索出一套破译密码的方法,为全面破译四川军阀部队使用的无线电通信密码创造了条件。到1933年5月,我们不仅能准确掌握田颂尧军动态情报,连敌人的作战部署、企图和作战计划、命令都掌握的一清二楚。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根据电台提供的敌军主力左翼纵队13个团部署突出冒进,急于进攻的企图,一边命令73师顽强抵抗,一边秘密调集10、11、12师隐蔽迂回,集中红军主力于5月21日突然发起了空山坝战役,我军12个团激战三昼夜,歼敌7个团,击溃6个团,取得了反三路围攻的决定性胜利。这是红四方面军利用技侦情报打的第一个大胜仗。
   1933年12月,蒋介石任命四川军阀刘湘为总司令,纠集110多个 团(后增加至140余个团)约25万人向川陜苏区发动了六路围攻。在长达10个月的反围攻作战中,无线电台日夜工作,侦收敌军电报,有时一天收报200余份。这时的蔡威已成为红四方面军内破译密码的专家,他对四川各路军阀使用的密码都能及时彻底破译,使方面军首长对敌情了如指掌。例如1933年12月东线之敌准备强渡州河进攻宣汉、达县,蔡威准确掌握这一消息,立即报告徐向前,徐总指挥问:“敌人什么时候渡河?”蔡威肯定地回答:“15日凌晨。”果然15日凌晨敌人开始渡河